白山新闻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教育资讯

顾雏军改判:撤销2罪怎样生孩子,维持1罪,花甲

2019-05-15 09:44编辑:admin人气:73


记者 闵云霄 编辑:王毕强 实习生 张金沫 姜乃铃

顾雏军苦苦追问的答案终于有了结果。

4月10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对“顾雏军案”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对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和犯挪用资金罪的量刑部分;维持对顾雏军犯挪用资金罪的定罪部分;对顾雏军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已执行完毕)。

这个60岁的男人,30年来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他是原科龙电器董事长、格林柯尔系创始人,旗下曾控制科龙电器等五家上市公司。2003年拿到CCTV十大经济人物的时候,他意气风发跟媒体表示“我有信心成为中国第三代企业家领袖”。

2003年,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当选CCTV年度十大经济人物

2008年,顾雏军因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款680万元。

2012年出狱就不断喊冤,10多年来这位传奇的民营企业家不断出现在公众视线,他召开新闻发布会,头戴的纸糊高帽,写着“草民完全无罪”,他状告中国证监会,居然获胜。他身上不乏光环和口水,但依旧在争议声中铿锵前行。

如今,顾雏军患有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这些年的折腾,让他有些憔悴。曾经叱咤风云的企业家褚时健、任志强、孙宏斌都曾身陷囹圄,但是出狱之后又打下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执拗的顾雏军会卷土重来吗?

入狱期间,科龙已被海信并购,当时有人称之为“蛇吞象”。之后,美菱又被长虹接手。“我只想把当时的损失拿回来。我的上市公司应该还给我。”顾雏军曾对记者如此表示。

“郎顾”之争后入狱

顾雏军出生于江苏泰县。他是1978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本科生,考上了江苏工学院动力工程系。之后又在天津大学热能工程系读研究生,毕业后从事了多年科研工作。

《南方人物周刊》早年在报道顾雏军时,曾这样介绍过大学同学和老师眼中的顾雏军:由于成绩好,顾雏军常常流露出“吾非凡人”的气势,很多人不入他的法眼。他的老师王同章则认为顾雏军常有新想法,是个学术苗子。

1988年,顾雏军发明了格林柯尔无氟制冷剂,随后在英国创办顾氏热能技术(英国)有限公司。从1990年到1995年在欧洲发展的五年间,英国投资商出厂房和资金,顾雏军出技术,靠卖制冷剂分红赚钱。

1995年,顾雏军回国发展,成立格林柯尔中国有限公司,2001年10月,斥资5.6亿元收购时为中国冰箱产业四巨头之一的科龙。

在回顾收购科龙的全过程时,顾雏军强调,科龙是政府经营不下去才招商引资找人买的,不是自己主动找上门的。科龙财报显示,2000年亏损6.78亿元,2001年又亏损了近16亿元。

据顾雏军后来介绍,政府当时的开价是5.6亿元,因担心银行得知科龙还可能巨亏的消息查封科龙,因此匆忙卖给了格林柯尔,价格也降到了3.48亿元。双方当天便签署了协议。

收购第二年,科龙就扭亏为盈,2004年时销售额达到128亿元。“如果我不被抓,2005年科龙可以完成销售额200亿元。”顾雏军后来曾对媒体表示。

2003年6月,顺德格林柯尔成功入主上市公司美菱电器,成为其控股大股东。2003年12月,顾雏军宣布出资4亿余元入主亚星客车。2004年4月,收购襄轴股份29.84%的股份。

一路走来,这位曾经的书生出手豪阔,以每隔半年的频率,通过投资并购了一系列公司,并在香港和内地拥有5家上市公司,手持科龙、容声、美菱、吉诺尔等冰箱品牌,坐拥中国冰箱市场的半壁江山,并大举进入了汽车制造和配件行业。

彼时,中央电视台给顾雏军颁发了“2003年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奖。2004年初,顾雏军还登上了“胡润资本控制50强”。

2004年8月,香港学术明星郎咸平在复旦大学的一次演讲活动。当天,郎咸平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演讲,揭露顾雏军在收购活动中卷走国家财富。他先后直指海尔管理层收购、格林柯尔并购案、TCL集团产权改革中均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郎咸平《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演讲

郎咸平的指控“语惊四座”,他表示,经研究,顾雏军收购科龙、美菱、亚星客车以及ST襄轴等四家公司时,号称投资41亿元,但实际只投入3亿多元。还通过其个人全资公司GreencoolCapitalLimit-ed控制麾下格林柯尔系三大产业:制冷剂、冰箱和客车,以9亿多元人民币,换了100多亿资产,但这个帝国并不是靠个人资金建立的,而是利用科龙强大的现金流。

颇具书生气的顾雏军,并没有海尔的张瑞敏、TCL的李东生那样选择沉默。 他“没忍住气”,主动卷入其中正面回击。

顾雏军对外表示,“跟政府的交情并不深,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进来坐牢并没有一个政府死保我的原因,因为我没有给他们钱。”

他还举了个例子说,“我一开始去扬州要买扬州酱菜的,但是亚星客车当时这个公司干不下去了,政府就请客吃饭,一步一绕地缠住我,最后我一看公司规模不大就买了下来,如果我不买这公司,它就玩不下去了”。

这场郎顾之争持续半年之后的2004年12月,顾雏军收到了广东证监局的询问函。监管层询问科龙有没有在广东发展银行给大股东格林柯尔担保2.76亿美金。科龙当时净资产只有28个亿,如果有2.76亿美金担保,这可是重大信披违规。

2005年4月4日,湖北、江苏、安徽、广东四省证监局联合调查格林柯尔系的ST襄轴、亚星客车、美菱电器、科龙电器四家上市公司,由证监会稽查部门主导的20多人工作组正式进驻科龙调查有关格林柯尔涉嫌挪用科龙电器资金事件。

当年5月份,巡检变成了立案侦查。7月,顾雏军在北京首都机场被警方带走。

随后,顾雏军曾以绝食为代价希望其法院能够公开审理让公众知情,并让三个小时的庭审现场成为其“独角戏”……

2008年1月30日,广东佛山市中院对格林柯尔系掌门人顾雏军案一审作为判决,顾雏军因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被判12年有期徒刑,并处罚款680万元。

当时的公开资料显示,顾雏军的“犯罪事实”包括:为收购科龙电器法人股,顾雏军成立顺德格林柯尔,但由于注册资本不符合法规,他指使他人通过来回转账的方式制造了投资假象,并提交虚假资料通过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虚报了注册资本。

此外,他为防止科龙电器在2002年继续亏损而退市,制造了虚假财务报告。再者,为收购亚星客车新成立扬州格林柯尔,筹集8亿元的现金出资时,顾雏军以江西科龙、江西格林柯尔为操作平台,调拨8亿元资金经天津格林柯尔转入扬州格林柯尔……

2009年4月,终审法院宣判,维持原判。

顾雏军在回顾这段经历时也总结到,一个是没有遵循“藏而不露”的古训,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给人看;还有一点,当初不应该和郎咸平论战,张瑞敏、李东生就没有搭理他,“他是一个明星,我不应该与一个戏子辩论企业问题”。

出狱后,顾雏军还曾通过媒体发声,说自己通过调查发现“郎咸平当年收了竞争对手400万港币,当了别人的棋子,他公开批评格林柯尔收购行为,是没有经济常识的。他当我的学生都不配”,还提供了证据。

据吴丁杰的《郎咸平真相》一书透漏,郎咸平和顾雏军关系曾非常好,直到一次顾雏军给郎咸平的公关费没有给到位,二人关系恶化。

告赢证监会

入狱期间,科龙已被海信并购,有人称之为“蛇吞象”。之后,美菱又被长虹接手。格林柯尔科技也正式在香港退市。股东向顾雏军提出巨额民事赔偿……顾雏军精心打造的商业帝国,如海市蜃楼般迅速消逝,唯独留存的是顾雏军的“不认罪”。

顾雏军告诉记者,因为身体有病,顾雏军被安排到监狱图书馆劳动,里面的人大部分是去借武侠小说的,书还回来后就不成样子,所以他经常做的工作是把这些破损的书粘好。

顾雏军在狱中唯一的精神支撑就是能沉浸在那五十多本数学书里,并且大量阅读他喜欢的物理学书籍,同时写写论文。“如果不是看书和写论文,我可能也会像其他坐牢的人样白天干活,晚上下棋、打牌而已,虚度人生,不会有什么追求。”顾雏军觉得,是写论文救了他。

2012年9月6日,顾雏军提前获释出狱。

没过几天,顾雏军就召集了200名记者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为自己“喊冤”,发放了长达27页的举报信,还有存储了多份判决书、辩护意见的光盘。他西装革履、两鬓斑白头,与头戴的写着“草民完全无罪”纸糊高帽,形成剧烈的反差,给外界留下深刻印象。

“我在监狱里呐喊、吼叫,甚至辱骂都是没用的,外面听不到我的声音,现在终于可以发声了”,顾雏军曾对记者表示,“如果不能平反,那这一生不会再干任何事了,因为我不能接受一个强加于我头上的罪名”。

2012年9月14日,顾雏军召开出狱后的首次记者说明会

不光喊冤,还要行动。2013年4月,他向中央举报佛山法院民事判决程序违法。佛山法院计划在当月月底召开格林柯尔财产分配听证会,涉及冻结的现金及其利息共7.37亿元,后延期至当年5月22日举行。

听证会一开场,顾雏军即强调对于其财产的执行是违法的,并拒绝坐到为其设置的“被执行人”位置。顾雏军还宣读了一份声明,称只认可2006年4月在国务院办公会议上通过的分配方案和债权人名单。宣读完后,他随即走出法庭,并拒绝在执行方案上签字。

他曾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要求重审科龙案。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将申诉移交给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核处理,后者也正式受理,但等来的却是庭审的15次延期。

为此,顾雏军又将矛头瞄准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年4月,在写给时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马兴瑞实名举报信中,顾雏军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其案件再审立案审查过程中存在严重程序违法事件,请求广东省政法委进行调查。

他还起诉过海信科龙、江西科龙、广东科龙等八名被告,要求海信赔偿顾雏军及格林柯尔系公司等直接经济损失489.61亿元,该诉讼在2015年9月被佛山中院驳回;举报过佛山中级人民法院的三位法官,称在审理海信科龙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过程中,存在滥用职权、枉法裁判。此外,还在2016年,向公安部举报海信科龙及其现任董事长汤业国涉嫌虚假诉讼。

2015年6月,顾雏军提出行政公开申请,申请公开2005年证监会对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启动立案调查程序的主席办公会议参会人员名单、会议表决内容、会议纪要、立案调查理由及立案调查结论等文件。

同时,顾雏军申请公开2004年12月1日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向广东科龙出具《关于对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担保信息进行自查的通知》中第一项所涉“未结清保函,金融机构:广东发展银行第二营业部,金额:27691.47万美元”的保函出具时间、来源、内容、被担保人信息等。

但证监会表示,这些文件属于不能公开的范畴。

另外,顾雏军频繁举报的四名高官,分别是证监会前副主席范福春、前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现已被判死缓)、广东省副省长陈云贤、大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刘兴强。刘兴强曾担任证监会广东证监局局长一职。

顾雏军向法院提起对中国证监会的诉讼,令人惊讶的是,他赢下了这场官司。根据顾雏军提供的两份法院判决书显示,鉴于相关政府信息尚需调查、裁量,法院责令中国证监会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于法定期限内对顾雏军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予以重新答复。

顾雏军对外界这样描述整个事件的过程:“他们对科龙宣布立案调查,但又不让我在公告里公布立案理由,这引发了供应商和银行的恐慌,最终导致科龙的资金链断裂。”

顾雏军维权获得阶段性成果后,“以前他经常闷闷不乐,这场官司让他高兴了很久”,熟悉顾雏军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

是否重振商业帝国?

顾雏军减刑出狱回到北京后,发现自己的个人全部财产包括股票以及个人账户的现金全部被佛山中级法院执行,“现在已是一无所有,完全依靠格林柯尔前职员的接济为生” 。

2018年6月13日至1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第一巡回法庭公开审理顾雏军案。针对顾雏军的三项罪名,最高检的出庭检察员认为,顾雏军等人在调整完善注册资本结构过程中实施了虚报注册资本行为,但顾雏军等人的行为社会危害性较小,尚属行政违法范畴,不构成犯罪。

科龙电器2002年至2004年每年年底通过压货方式进行虚假销售,导致其公开披露的年度财会报告含有虚假成分,但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科龙电器行为造成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后果,对顾雏军等人的行为,应按无罪处理;

顾雏军等人挪用扬州亚星6300万元的基本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且在案证据不能证实顾雏军等人谋取了个人利益,不构成挪用资金罪。

顾雏军等人挪用科龙电器和江西科龙合计2.9亿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审裁判相关部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

也就是说,最高检认为顾雏军虚假注册资本罪、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和挪用扬州亚星6300万元的罪名不成立,但是挪用科龙电器和江西科龙2.9亿元的罪名事实清楚、量刑适当。

2016年,顾雏军出版了一本书《引资购商:中国制造2025新思维》,其中不乏当年从入主科龙到锒铛入狱的种种往事,记录了自己与当地政府、民营企业之间的矛盾纠葛以及郎顾之争的来龙去脉。

从财富榜中人,到狱中人,顾雏军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折腾了几十年后,他又回到了当初学术研究的原点。

顾雏军身边的很多人都认为他的案子会不了了之,身边也没什么人再来安慰他,但顾雏军知道自己不会放弃。

过去几年,顾雏军在一家小企业做学术顾问,但是没参与具体的经营和管理,一位熟悉顾雏军的人士告诉记者,他两个儿子都在国外上学,一个人居住在北京,每周要爬山或到公园散步。

如今,他的父母已相继过世,没有看到案件今天的宣判。在4月10日庭审当天,顾雏军专门戴上了黑袖箍前往法庭接受最高法的宣判,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顾母去世未满一年,他一直未卸下戴孝的黑纱。

顾雏军虽然患有高血糖高血压等疾病,但看上去精神抖擞,仍坚信自己“要干大顾雏军改判:撤销2罪怎样生孩子,维持1罪,花甲事”。采访过程中,他还反复对记者表示,“希望拿回科龙”。

(资料来源:《成败顾雏军》、《顾雏军调查》、《中国经济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等。)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周刊】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云南过桥米线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mangmaguangwu.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